SPCA Rescue (Chinese) - peteryuenphotography

與香港愛護動物協會檢核部工作的一天

今年四月,香港愛護動物協會(協會)邀請我拍攝協會檢核部的工作情況。過去幾年 ,我曾經與協會合作過數次,但這是我首次實地觀察檢核部的工作。他們的工作範圍 甚廣,所作貢獻亦令人感動。

全賴大家支持,我才能繼續與慈善團體合作。歡迎大家透過我的眾籌網站繼續支持我 ,你不但可獲得一系列回報,亦可令更多慈善團體受惠。


工作開始了!我抵達協會九龍中心後,當值的日間督察小組便查看出勤資料,再出發 調查當天的個案。協會的緊急求助熱線和檢核部24小時運作,任何時候也有人當值, 那天我便與其中一組日間督察出動。當我更進一步了解檢核部的工作,便發現檢核部 的24小時服務是必要的。

我先與當日的工作伙伴見面,隨後便與他們一起出發,調查數個剛收到的求助電話。 有些檢核部職員負責出外工作,有些會擔任接線生,負責接聽來自市民和政府部門的 電話。


1. 公路上的狗

我們來到一條公路上處理當日的第一宗個案。有人看到流浪狗橫越高速公路,這對流 浪狗和駕駛人士來說也很危險。不論涉及甚麼情況、何種動物,在不觸犯法律的情況 下,協會都會盡力處理收到的求助個案。那督察們有遇過太瑣碎的個案嗎?他們回應 道:「沒有,我們總會嘗試幫忙,不然誰會出手相助呢?」

香港有關保護動物的法例,以及相關政府部門的職權均非常有限。因此,協會與香港 警察、消防處和其他地方團體合作,為市民提供這些部門職權範圍以外的協助。然而 ,慈善團體的工作往往因為缺乏法例支持而受約束,在一些懷疑虐待動物的案例中尤 甚,這情況在香港和不少亞洲地區也很常見。可幸的是,毎一個曾經與我合作的慈善 團體依然會竭力改善情況。

最後,我們也找不到那隻流浪狗,牠可能已離開這個區域。協會不時都會收到類似的 求助個案,結果卻常常撲空,不過協會督察仍然會在個案現場及附近巡視,為人類和 動物維持安全的環境。


2. 受傷的麻鷹

除了調查求助電話,督察們還有其他任務。剛才我們在大埔附近嘗試尋找狗狗,正好 順道將車上其中一位「乘客」送到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

昨晚,協會的夜班督察拯救了一隻受傷的麻鷹。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照顧不同品種和 受傷動物的經驗豐富,是為麻鷹提供專門照顧的最佳人選。香港有很多組織經常合作 ,確保動物能得到最佳的照顧,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正是其中之一。

麻鷹是香港其中一種最常見的鳥類:不論在山上或是高樓大廈中,也有機會看到牠們 的蹤影。這隻麻鷹完全靜止不動,令我有點擔憂,但督察們很快便消除了我的疑慮 :「麻鷹在受驚時會靜止不動裝死,其實牠的傷勢應該不太嚴重。」到埗後,嘉道理 農場暨植物園為麻鷹進行初步檢查,發現牠的情況並無大礙,便讓牠好好休息,從拯 救過程中的壓力回復。


3. 貴婦狗的順風車

前往另一個目的地之前,我們先把車上的另一位乘客— 一隻年老的貴婦狗送到漁農自 然護理署(漁護署)。法例規定主人必須為狗隻植入晶片,所以協會接收狗隻後都會 先檢查牠有沒有晶片。如果晶片上載有主人資料,愛協便必須把狗隻交往漁護署的動 物管理中心,等待主人領回。如果無人領回狗隻,愛協便會接收牠們並嘗試安排領養 。然而,有些狗並沒有走失,只是遭人遺棄,稍後我們便會與這類型狗狗碰面。

當我從柬埔寨回到香港,我的狗狗須要在漁護署接受檢疫,就像其他正在動物管理中 心接受檢疫的狗隻一樣。漁護署亦會在中心內為流浪和被遺棄的狗隻進行安樂死。這 樣看來,中心內禁止攝影的規定也算是一件好事。我們將貴婦狗交予漁護署後便離開 了。


4. 貓隻領域護理計劃

我們來到貓隻領域護理計劃的最新場地。貓隻領域護理計劃是香港唯一一個獲得政府 正式承認,可為貓隻執行「捕捉、絕育、放回」的計劃。公眾可以申請成為貓隻領域 護理計劃的義工,協會會為他們提供捕貓籠等捕捉貓隻的工具。成功捕捉貓隻後,協 會更會為牠們植入晶片、絕育和注射預防針,亦會為牠們剪耳以資識別,之後便會將 牠們送回原居地。

我們將會繼續觀察這個地方,並判斷這裡是否適合作為貓隻領域護理計劃的場地。之 後,我們便前往下一站取回一個捕貓籠。


5.餐廳內的不速之客

早前,協會收到一間餐廳的求助電話,指餐廳內有一隻不請自來,亦不願離開的小貓 。他們曾嘗試自行捕捉牠卻不成功,所以致電協會請求協助。畢竟,餐廳的角落很多 ,亦是小貓躲藏的好地方。於是,協會借出一個貓隻領域護理計劃的捕貓籠予餐廳, 他們便成功捕捉到小貓。協會盡量以最和平的方式解決有關動物的問題,這次事件便 是一例。


6. 尋找流浪狗

未到中午,我們已開始前往香港另一個角落,開始今日第六項工作。有市民發現一隻 狗在公路旁徘徊,與較早時跟我們擦身而過的狗相比,牠的健康情況似乎更差。

車子駛過時,我看到這隻狗在大廈旁瑟縮的身影,我們便在附近停車。訓練有素的督 察Quene走向小狗,不消一會便輕易地為牠繫上狗繩。繫上狗繩後,小狗掙扎了一會 ,又嘗試把繩子咬斷,督察便用毛巾將牠的頭蓋住,這除可使牠冷靜下來,亦可免除 我們被咬的風險。

捕捉流浪狗並不容易。雖然這隻小狗很害怕,但與我曾經見過的狗相比,牠掙扎的程 度還算輕微。看著牠瘦小的身軀,我想牠也沒有氣力掙扎了。

我們回到協會九龍中心,並將小狗交由獸醫檢查。小狗情況並不危急,但牠身體瘦弱 ,更可能染上了牛蜱熱。協會的獸醫和領養設施主要位於灣仔總部,所以,我們先為 小狗準備水和食物,稍後再將牠送往灣仔總部接受全面檢查和觀察。

我們回到協會九龍中心,並將小狗交由獸醫檢查。小狗情況並不危急,但牠身體瘦弱 ,更可能染上了牛蜱熱。協會的獸醫和領養設施主要位於灣仔總部,所以,我們先為 小狗準備水和食物,稍後再將牠送往灣仔總部接受全面檢查和觀察。


7. 協會的動物訪客

我們每次回到協會九龍中心,都有更多貓狗到埗。我比較習慣在森林工作,對我來說 ,城市中的工作量實在多得驚人。在剛到達中心的動物中,有一隻被遺棄、年老的金 毛尋回犬、精力旺盛的牛頭㹴、兩隻來自鄉村的幼犬等,還有超過10隻來自貓隻領域 護理計劃的街貓,等候協會將牠們放回原居地。

每天也有10至20隻的動物來到協會九龍中心,代表九龍中心每年接收約5,500隻健康、 性格和經歷都各有不同的動物,還未計算由灣仔總部接收的一群。我喜歡與規模較小 的慈善團體合作,因為它們通常需要更多援助。但是,今天的體驗提醒了我,不論規 模大小,每個團體總會遇到不同問題,亦需要充分利用每一分資源。


8. 拯救小麻雀

有熱心市民發現三隻初生小麻雀,這表示小鳥出生的季節快要來臨。如果在地上發現 剛孵化的小鳥,最好的做法通常是將牠們留在原地;但是,這次發現的小麻雀十分幼 小,其中兩隻已經死亡,所以我們再度出發,接收倖存的小麻雀。我們在繁忙的交通 中前進,最後從市民手中接過裝著小麻雀的盒子。

獸醫確認小麻雀的情況樂觀。所以,工作人員先以一隻注滿暖水的膠手套為小麻雀保 溫,再以水和雞糠為牠炮製一頓大餐,而牠的胃口看來不錯,情況令人鼓舞。

麻雀跟麻鷹同是需要細心照顧的本地鳥類,所以協會明天便會把牠送往嘉道理農場。


9. 協會灣仔總部

我們將較早前拯救的小狗,以及一隻透過貓隻領域護理計劃捕捉的小貓轉送往協會灣 仔總部。這隻小貓已有晶片,但似乎受了傷,更十分瘦小。小貓似乎很害怕被人由籠 子前方抱出,工作人員便把籠子的整個頂部移走,改由上方將牠抱出,可見工作人員 對小動物無微不至的照顧。小貓離開籠子後,卻在房間一角躲了起來,獸醫團隊便待 小貓冷靜下來才開始檢查。小貓非常瘦弱,肚子和腿上都長滿壓瘡,顯然最少數個星 期沒有足夠食物和活動,亦正承受不少痛楚。獸醫團隊與拯救隊一起研究這隻小貓的 存活機會與治療方向,所有人都認為安樂死可能是最好的選擇。

我認為,只有最優秀的團體,才會願意多花時間就這個困難的決定作出討論,並在下 決定前先考慮整個團隊的意見。聽說有團體在組織形象與動物生活質素之間選擇了前 者,因而把決定將動物安樂死的獸醫開除。可是,我認為獸醫才是負責安樂死最後決 定的最佳人選。根據經驗,需要照顧的動物數目較少,但時間較長的團體(例如照顧 熊或大象的團體)會更願意撥出時間進行討論。雖然這個步驟看似微小,卻顯示出一 個團體的本質,我很高興能在協會親身見證這個過程。雖然社會上對安樂死有不同意 見,我認為沒有一個動物福利團體會不論情況完全反對安樂死,而團體應該在可行情 況下細心考慮所有因素才下最後決定。

這次,協會成功聯絡捕捉到這隻小貓的人。他們同意負責小貓的後續治療,以給予小 貓一個生存機會。


輪到我們剛拯救的小狗接受獸醫檢查了。小狗雖然害怕,但十分乖巧,可能牠知道自 己已來到安全的地方,或只是缺乏氣力再作掙扎,我們也無從判斷。檢查使我們更加 清楚小狗的情況,獸醫亦為牠抽血檢查和噴上殺蚤噴霧,以驅除那些可惡的蚤子(如 圖)。小狗站立困難,亦不肯進食和喝水。

負責照顧小狗的工作人員都付出了大量耐心、關懷和信任。小狗的情況並不明朗,我 們無法預料牠的身體情況會改善或是惡化,所以協會決定將牠留院接受觀察。協會每 年會為數以千計的動物安排領養,如果小狗能夠捱過這一關,便有機會接受領養,而 領養正是困難重重的一環。

香港有太多狗隻,卻沒有足夠空間。不論在世界上任何角落,關於安樂死的討論往往 十分激烈。當狗隻不適合接受領養,或者團體沒有足夠空間再收容狗隻,便會將牠們 安樂死。即使是執行「不殺害」政策的慈善團體,也會因為健康理由將狗隻安樂死。 如果團體因為狗隻的行為問題,或者尋家的機會渺茫而將狗隻安樂死,引起的爭議便 會更大。有些慈善團體會自行將狗隻安樂死,有些會將狗隻交由政府部門安樂死,亦 有團體缺乏空間收容更多狗隻,最後政府部門便會將狗隻安樂死。如果這些狗隻在生 命的最後一站由慈善團體照顧,可能會得到更多關懷,可惜最後的下場依然一樣。這 是令人傷感的事實,亦沒有人願意負責這「最後一步」。

我的思緒在安樂死這個議題上縈繞,協會職員卻每天都要面對這個難題。相比起你、 我,或在網上肆意批評的人,他們為動物福利竭盡全力,所以我認為他們對動物福利 的關注與你我一樣,甚至更多。


2016年六月最新消息

我們拯救的小狗現在名叫Mars,牠的身體健康、生活愉快,並在協會灣仔總部等待一 個家。Mars的體重增加了,亦不再像初來乍到時緊張,我衷心為牠感到高興。

與Mars碰面後的數個星期,我繼續思考有關安樂死的種種難題。

與協會合作後,我全心相信協會及其獸醫團隊對安樂死的決定,但亦很高興健康活潑 的Mars得到重獲新生的機會。


全賴大家支持,我才能繼續與慈善團體合作。歡迎大家透過我的眾籌網站繼續支持我 ,你不但可獲得一系列回報,亦可令更多慈善團體受惠。



Latest Photo Essays

Powered by SmugMug Log In